[全职/粮食] March into the Sky

维摩罗诘:

——《红唇依旧》同人,谨以此文向荣耀大队的少年们致敬。

原文《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》 by  @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 






“来不及了...”


——鹞式的尾翼一如既往地燃烧起来,是他在梦境里见过无数次的情景,接着他应该能听见苏沐秋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通讯器传来,冯宪君也在冲他吼叫,他们都说了什么——

后脑的血管突突地跳,太阳穴疼痛得使人作呕,他剧烈地深呼吸尝试对逐渐加剧的心跳作出调整,耳际全是来自控制中心的指示。


叶修,叶修,请回答...请回答——


他隐隐约约听见张新杰喊他的名字,那个二中队的新人,嗓音里莫名的焦躁可不像他。记得他刚从预备役毕业就直接进入地面指挥中心,自叶修初次接触他至今,一直觉得他是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人,那头越是对他进行呼叫,他反而越不紧不要地按下应答按钮。


“没事呢,这就出来。”


第二代机甲比预期更早投入实战,比起初代的性能拥有革命性的提升,在所有人都对新一代兵器的加入表现得兴高采烈的同时,三天前,叶修从试驾下来后经历了有史以来的初次失神。当时医疗队仍旧缺乏对类似情况的处理手段,第二代机甲在研制学术报告里头提到——譬如伴随着驾驶机甲开启超强度模式环境下操作的副作用——‘失神’,大队里头很多人头一次听到这个瘆人的词语,为数不多的前例根本不可考究,也不足以作为参考。

叶修挨着钢铁聚合物造的机身坐在地上紧紧闭着双眼,任医疗组的人将他从驾驶服里扒出来,身上出了让人惊讶的量的冷汗,伴随着机库里头让人窒息的高温,他很想问他们能不能不要包围着他,都快闷得无法呼吸了。

他牵扯着嘴角苦笑,数分钟前已经从状态里清醒过来,然而,脱力感比前几天的轻度失神要严重一些。他茫然地盯着二代机甲原型-00号机的顶部,正处于关闭状态的‘眼睛’——实际上是由高像素摄像头组合而成的红外线装置——此刻不知在看向何方。

尽管他知道机甲本身并不是有机生命,却总觉得通过神经接驳,在某种程度上,他们的确是曾连接在一块的生命体,如此息息相关。

他艰难地举起右手,找人叫来肖时钦,戴黑框眼镜的高个小伙子早就等在控制室,捧着平板电脑小跑步走来。

“叶队,你可以先回去休息,报告之后再写...”肖时钦谨慎地提议道。

“...现在先给你一手报告。背后的视觉不行,右腿关节的灵活度不够,小刀放在一个尴尬的位置,在需要近战的情况下来不及弄出来就得挨两炮。还有...”叶修一口气说完,深呼吸才接着说:“神经接驳系统的数据最好重新分析。”

肖时钦认真地点点头,“好。”

叶修在前往南山公墓的路上就接到冯宪君的电话,他想了想懒得接,那边竟然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。

原本山高皇帝远,冯宪君刚好去了北京基地给预备役的小孩演讲,浦东这边就没几个军衔比他大的人了,没想到冯宪君却愣是不省心,其实有张新杰留守的情况下连张佳乐都不敢熊。再说魏琛最近带着四中队的新人满天飞,不找他找谁呢。


最后他还是无耐地按下接听键,“喂——”

“叶修,皮痒了是不是,医生说下午的检查你没去。”他能听见冯宪君说话期间从背景传来的引擎声,估计是要进行实地考察,年轻的士兵们握住操作杆的手心是否都布满冷汗呢。叶修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自求多福,硬是让冯宪君缓一缓才回答。

“只是几秒的时间,我没事。我到了先挂了啊——”

“叶修!你现在人在哪里,立刻给我滚回去。”

“南山公墓。”

“...医生开的两天病假可不是开玩笑。还记不记得你们从预备役毕业的时候我说过的话?”冯宪君的声音放缓,这头叶修嗯了一声后挂断电话。


凉风从山丘吹来,划过他细碎的刘海,他很快找到苏沐秋的墓地,在旁边的树荫里坐了下来。树叶轻轻摇曳,他靠着树干,从军服胸前的兜里找到一根烟叼着,却没点燃。他眯着眼望向地平线,想不起来最初那个方向的天空应该是怎么样的,只是此时乌云盖顶,是台风要来了还是虫群集结呢,微型通讯器没传达指示,近来的战斗密度太高,总觉得在下一秒就能听见发信器响起刺耳的警报。


“以前咱们做梦都想飞的米格-31,现在已经成为预备役必修了,可能过几年就是米格-35的天下了。可是论击落数,还没人超越你。”


他笑着说完,却隐隐觉得手心发潮,自嘲地张开手掌又握紧,想起苏沐秋还在世的时候,他们在预备役的日子,从教科书和影像资料上看到的虫群和战斗都是如此不真切,甚至让人觉得那一切都离他们特别远,直到那一天——



四年前。


“哈哈哈,怕了没!304vs 302,落后两次了。晚饭的鸡腿归我。”叶修轻快的嗓音从耳机传来,苏沐秋闻言咬咬牙,战斗机模拟器屏幕上鲜红的GAMEOVER指令一闪一闪,他气愤地摘掉耳机,退了程序从一号舱出来,一头浅色的头发在白光灯里显得格外苍白,不过脸倒是憋红了。

“哼,食堂的鸡腿那么难吃你尽管拿去!”苏沐秋说着,见叶修也从二号舱出来,愉悦的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。

“营养不良可别怪我啊。”

“小爷身体好得很,各项全A。”

“再过几天就去大队报到了,谁在乎你的全A。”叶修存心补刀,随后像是刚想到关键,“除了老冯,全A搁简历上好看。”

事实上他们那一届,成绩最好的人就属叶修和苏沐秋,三天后正式加冕,能进浦东基地第一中队的都是顶级驾驶员,尽管官方消息迟迟未下达,作为单机作战,战术,体术,射击等等各项成绩最优秀的二人早就从冯宪君那里得到内定。同期还有几个来自不同军区的牛人,魏琛和韩文清年纪比他们稍大,作战能力也是顶尖的,他们四人亦曾作为后援替补在浦东基地打过攻防战。

叶修跟校区的同期生吴雪峰混得很熟,因为吴雪峰总找他蹭军事法笔记,他不知道其实叶修也是抄苏沐秋的功课,不过他们宿舍离得近,隔三差五苏沐秋就看到他们俩躲在后楼梯里偷偷抽烟。其实要不是苏沐秋连续数次在军事法考试里成绩名列前茅,叶修才不在乎那种一无是处的学科。

他们一路走到食堂,负责分配食物的阿姨看见两颗明日之星来了,便笑吟吟地往两人的铁盘子上各放了两只鸡腿和大量配菜,叶修惊喜地笑着说谢谢,回过头跟苏沐秋说:“今天算你走远,明天考完试再战。”

“谁怕谁!”



“学士编号:00293871,苏沐秋,载入完毕——”

“学士编号:00293875,叶修,载入完毕——”

“请选择战斗模式:单机指挥,对战模式,确认,载入完毕。”

冰冷的系统音从耳机传来,叶修调整好手套和耳机,屏幕被载入米格-31的机舱影像,其逼真程度跟现实中的战机无异。这将会是他们在预备役打的最后一场模拟战。

如此想着,叶修听见对面苏沐秋淡淡的嗓音,“叶修,全力以赴。”

“嗯。”


刚从预备役的最后一场笔试出来,苏沐秋和叶修二人立刻飞奔到战斗机模拟训练场,明日早上他们将会直接开米格-31去浦东基地接受毕业加冕,成为正式的军人。他们一直以晚餐作为赌注,以对战模式比赛,然而,从明日起他们将会永远地并肩作战。

而他们唯一的敌人并不是模拟器里头的彼此,而是人类最惧怕的虫族。

此刻他们在各自的模拟舱内沉默数秒,机师总是迷信的,预备役的明日之星们都不例外。他们进行完起飞前的祷告,那些默念过无数次的词语略过心头,这场模拟对战竟然变得格外意义重大。

二人各自操纵着米格-31起飞,领着一个五人小队,他们在彼此屏幕里最后的成像为一艘母舰和五波虫群。出色的人工智能通过解析他们的意图,将战斗机的所有动作和指令最大限度地化成虫群的行为。

叶修让四架米格-31分成两队,一前一后,没想到立刻便遭遇敌方第一波虫群。

“1号机往左,保持高度,2号机下降五百米,尽量紧贴着1号机。3号和4号机跟我来。5号机待机。”

他简短地布置完便侧身飞出,苏沐秋立刻发现虫群的母舰被四团虫子围成一圈,他当然明白叶修不可能直接以母舰形态迎击,那么只要找到他的真身将其击毁就可以了。而且虫群速度再快,除非叶修主动作出调整,他必定能从飞行轨迹推论出他真正的位置。

苏沐秋领着2,3号机急速俯冲,打算从七点钟方向绕上撕开一道口子。他一边操作着武器,让其余三架米格-31包抄母舰上方,一边从雷达上分析对方的意图。虫群随即迎面飞来,立刻向他发射酸液炮,苏沐秋最擅长桶滚式飞行,动作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,不假思索便一口气翻飞三圈,恰恰避开虫群的攻击。与此同时,他通过加速先到达虫群母舰的上空,用机关炮迫使两波虫子对他转火。

“1,4,5号,包饺子,2,3号跟我一起来,先灭掉母舰。”眼看母舰从四点钟方向正对着他开启了主炮,他毫不犹豫锁定炮门,三架机体一共发射六枚AA-8炮。

命中!


“靠,一点也不留情嘛!”叶修笑道,“这才刚开始呢。”

1,2号机自5号机受到炮击的同时从浓烟中朝对方的虫群冲出,2号机一路紧贴着1号机,半路竟突然分离,叶修以牙还牙,扣下发射键瞬间便炮轰掉两拨虫子。他驾驶着米格-31不知何时已经绕到虫群背面,一边避开来自母舰的主炮一边锁定疑似是苏沐秋机体化成的虫群。

苏沐秋一点也不意外他的冒险精神,甚至可以说叶修的个人之处一直是以出乎意料的打击和战术文明。想起经常在课堂上举一反三的友人,他笑了笑。在自己损失两架友军机的情况下,叶修肯定会绕到身后了——并且他能料想到自己会看穿他的意图。

一瞬间又有一拨虫子追着他的尾翼开炮,他让1号机进行支援的时间,自己则拉回高度,往上飞三千米,这下子叶修绝对已经发现他了。不出所料,从那波虫子里分裂出来一团随即追着他飞去,他眼里闪过一丝自负,利用太阳的视觉死角将自己隐去身形。虫子一瞬间没找到目标,在空中迷失方向,直到他忽然朝他们背后发射两枚AA-9炮弹将虫子逐一击破。

“太天真了,这种破绽不像你啊!”叶修笑道,尽管此时对方听不见他的对话,像是印证他对苏沐秋的破绽一说,他趁另一波虫群绕回飞时堵在它们前头,极限加速带来的惯性来势汹汹几乎迎面就要撞过来,苏木秋一看觉得不好,紧紧拉住操作杆,将机身往翻飞60度,才与对方擦身而过。

他笑了笑,叶修一如既往不按牌理出牌,不过他对他的熟悉程度又岂是人工智能可比的?

他瞬间在脑海中拟好计划,虫群却像故意放缓速度,哪怕有诈,苏沐秋确信自己能先用空空导弹将对方打下来再进行回避。

正要扣下发射按钮,屏幕却瞬间变红,然后被系统锁起来,二人苍白的脸上被映得一片火红红,上面的指示结合着来自耳机的警报竟然是“学士编号00293871,苏沐秋,学士编号00293875,叶修,请到机库待机。重复,苏沐秋,叶修,请到机库待机。三十分钟后到浦东基地报道。”

二人愣了愣,一把扯开耳机退了程序,从模拟舱跑出来面面相觑,室内广播却已经扬起激昂的声音,“东南地区遭到虫群突袭,请求支援。预备役学士苏沐秋,叶修,请到浦东基地集合。”


“靠,不是演习?”

“只怕不是。”


他们花费数分钟换好装便一路跑到机库,细节已经猜到一二,基地请求分校区支援也不是第一次了,后来才听说这是有史以来的一次大范围支援请求,甚至连广州校区都鸣起警报。

机组人员将两架灰黑色的米格-31装好弹药和燃料,叶修擦擦了额头因一路奔跑而流出来的汗,一看,竟然是全武装装载。他接过头盔后赶紧跳进驾驶舱,苏沐秋从调试人员那儿拿到详细报告,原来东南方海域上空遇到一大波虫群突袭,他们被冯宪君亲自点名去支援地面中心。

想起前几次他们盘旋在指挥中心上空,说是打攻防,实际上连真正的虫子都没见着。这回他们听到来自基地的战况解说,才知道战线一度收缩,已经往海岸线内压了十公里。二人怀着忐忑的心情,从萧山机场的跑道滑出去,很快就在空中汇合。

叶修的米格-31此时一个侧身转向,下意识秀了一下操作,在空中做了三圈滚筒,跟苏沐秋在模拟器内做的动作如出一撤。苏沐秋紧紧追着他的速度飞行,不消一会儿已经从雷达辨识出来自浦东基地的友机,叶修往地面一看,仍能看见跑道上不断起飞的歼-20,并且都是以全武装的状态出击。


“叶修同志。”

“怎么,怕了?”

“刚才我的打击数略胜啊。”

“苏沐秋同志,可是你的残军不如我多,就你那点火力恐怕撑不了。”

“回头还打不打?”

“随时奉陪,我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服气呢。”叶修瞧了一眼保持在自己机翼附近的米格-31,唯独驾驶舱内的暗绿色光点在夜空中闪烁。他紧紧盯着在海面尽头集结的墨色团雾,逐渐将月光笼罩在昏暗里头,然而友军的机体不懈地在空中炸出一片片犹如星星一般耀眼的光辉,他几乎能听见来自海面上的悲鸣,“只不过,现在的目标是——”


“虫子。”



尾声


战斗持续近两个小时,苏沐秋和叶修一路盘旋在浦东基地的空域上,近距离目睹自虫族身上经过年月而进化出来的骨骼,它们在黑暗中隐去了狰狞的面孔,唯独冷酷的瞳孔在战斗的火光里映出近乎仇恨和凶狠的模样。

叶修从雷达中注意到一团漏网之鱼,竟然从西南面的海域上空越过大队防线。他不假思索便加速突入战斗区域,仿佛没听见指挥管气急败坏的嗓音,“叶修!赶快回来,别忘了你们的任务是支援基地守备,不是加入战斗!”

“我去去就回。”

苏沐秋沉吟片刻,“苏沐秋请求支援许可。”

控制塔未及发出绿色信号,耳机却被冯宪君切入一对一频道,“你给我回来。”

“我们不会有事的。”


他说着,轻轻推了一把操作杆。

只见灰黑色的米格-31机身随即平飞冲出,在天空中落下一道长长的喷射轨迹——



二人在停机坪熄掉引擎,竟然少有地沉默。

叶修觉得手指有些发麻,是因为长时间维持紧握的状态,汗水自刘海落到眼角。良久,他才松开操作杆,指尖莫名地止不住发抖。是战斗所激起的战意或是其他的什么,譬如恐惧和愤怒,悲哀和无可奈何。

直至苏沐秋清朗的声音传来,“怕了没?”

“我才要问你哭了没。”

“这就是真正的战场。”苏沐秋轻声说。


叶修终于点燃嘴上那根烟,午后的阳光透过树荫洒在身上,他看着石碑上苏沐秋年轻的面孔,清秀的眉眼在笑。

他想起当时冯宪君气吁吁地从黎明里走来,他们从米格-31上连滚带爬跳下来,硬是立正行了一个毫无气势的军礼。

冯宪君一脸悲愤,“未来是属于你们的。这么快就急着去送死,光是这样就可以废除你们的军籍,以后也甭想上飞机了。战争可不是游戏!”末了又放缓了声音道,“年轻人,你们可还不能死。”

他摇着头离去前,像是想到什么事,才回过头喝道:“检讨书给我写两万字。”

“...了解!”二人异口同声道。


叶修还记得,事后他们从机库回去的路上,苏沐秋轻快地走在前头,支起拇指和食中指朝天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,他站在他身后,怔怔地盯着他昂头望向天空的侧脸,听见他说:“叶修,咱们可不能输。”


“当然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记

一直想以红唇的背景写写那些战士们的故事,前些日子从作者那里得到授权,找了很多资料看,昨天个人本完稿立刻就开始写了。原先是想看叶修开米格满天飞的故事,另外伞哥那么帅,也想刷刷他的时髦值。

这篇文的时间点大约是在红唇正篇的四年前,如果有bug的话一定是我没仔细看...

参考资料有维基,百度百科,环太,Top Gun,R2B,军情解码,各种战斗机纪录片和游戏。

写得有点偷工减料,原文里的战斗画面感非常强烈,推荐大家看看。不过最触动我的还是故事本身所传达的东西。


另外二刷在通贩中,顺便宣一下,TB可以走这里

评论
热度(140)
  1. 都是啥乱七八糟的维摩罗诘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花御堂维摩罗诘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花御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