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全职高手]梦境生于意念中(伞修)

挺治愈的,也挺至郁的。。。

弥生:

说在前面:

故人入梦来这梗,我以前也写过的

可能稍稍有点像,不过那篇应该没什么人看过,不碍事儿

 

-[全职高手]苏沐秋×叶修

-决赛加佑文,兼圣诞贺

祝叶神所思所想,终有一日得偿

By Kellerei

 

梦境生于意念中

 

那天苏沐秋突然来看他:“听沐橙说,你还是不乐意给自己找个伴儿?”这问得劈头盖脸的,没什么前因后果,不是个用来久别重逢的话题。

他笑了笑,回答:“都哪儿跟哪儿啊,你怎么变得跟我弟一样,操心这个。”他的狼狈埋在虚有其表的冷静之下,一时间没决定好如何摆布自己的五官,只好随便摊了个表情扔在那儿,恰恰是苏沐秋最不熟悉的、属于嘉世队长的漠然,“也不是不乐意,这不一直没碰上合适的嘛。”

苏沐秋也跟他笑,很年轻的笑容,一似他的时间停在风华正茂的十八岁:“你是没碰上合适的,还是没碰上比我好的?”他和叶修相隔的时空太长,意识不到这话说出口是在剜刀子,嘴唇一开一合,足够掏去心上好大一块肉。

所幸叶修打头那几年翻来覆去地痛过,现在就算被他本人这么戳也无仇无伤,玩笑很开得起,好比抛到戈壁滩上的鱼,没想过还要挣扎。“说的在理,他们没法和你比。”

这话不是他第一次说,常常拿来做他讲起他们的往事时深情寥落的结语。本来也是开个玩笑,但这回苏沐秋站在他面前,就不慎语气拿捏不稳,多了些真情流露,难免带了这些年从来不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无奈。

苏沐秋被他这口吻吓到,“你……别这样。”他分明思虑单纯,只能感知叶修一瞬间的偏颇,但浅尝辄止,“我也没那么好。”

他就连安慰人的话都把自己夸得理直气壮,一点没变,还和记忆里一模一样。叶修被他一下子勾起来很多念头,然后又自个儿压了下去,毕竟都是陈年旧账,他一个人翻到卷起毛边儿还嫌太少,何必再在今天拿出来要对方和他一起过不去。

他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来,又摸出个火机,点起来狠狠吸了一口,尼古丁的味道比现在这个苏沐秋显得更加真实可靠,给了他勇气回归嘲讽本色,虚情假意信手拈来,“你确实不怎么好。”

 

苏沐秋不说话了,看着他抽烟,大概是好久没看过,趁这次把本捞回来。他表情心酸得可怜,让叶修老想笑,拈烟撇唇吞云吐雾,大大方方地给他看,自己环视四周。视线偶尔擦着他的白衬衫下摆滑过去,或者落一秒到他尚未长开的少年眉目间。

“这是个什么地方?”叶修问,夹了烟的手指划着微小的弧,指了指脚下一潭黑水和周围弥散的雾气。

他们正踩着这黑潭上一条寒酸的破木桥,两两相望,距离可说近也可说远,隔着阴阳生死和轮回命数。叶修注意到更远处还有些隐隐绰绰的人影,隐在雾里,没有要来打扰的意思。

苏沐秋心不在焉地跟着他的手看了一圈,目光落在叶修脚边,“嗯,大概,你的心吧。”

叶修愣了愣,烟灰磕下来好长一截,“……这么俗啊。”

“你心真脏。”苏沐秋又看了看,如是评价。

叶修也不反驳,模模糊糊有了个概念,还是问,“这黑的是什么?”

苏沐秋跟他胡扯,“本性吧。”

“那这桥呢?”

“你破破烂烂的良心。”

“那边的人呢?”

“你心里总要有人在。”

“那你呢?”

苏沐秋看了他一眼,“我也在呀。”

叶修没忍住,笑了两声,抬了抬颌,目视苏沐秋身后,和这边迥然不同,是一大片青山绿水,“我知道,你应该是从那儿走出来的。”

 

他把烟扔到水里,在自己心里制造垃圾,暗示他将私心置之度外。多亏了苏沐秋一开始的突兀和刚刚这段不明就里的对话,他们避免了落入跟彼此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的俗套,也避免了一种时过境迁的矫情,从而避免了重拾许多年前切切实实存在过的那些狂热情意。叶修点了来源未知的第二根烟,一眼一眼地、小心翼翼地打量苏沐秋的模样——方才他一直不去正眼看他,害怕重现昔日血色光景。现在看来那场意外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明显痕迹,至少看上去,还是完整干净。但他还是一眼一眼地看,不怕错漏,怕触目惊心。

“沐橙——”他拾掇了半天,终于开启了一个可以用来久别重逢的话题,“她还老是去你那儿哭吗?”

这个问题叶修拎得好,从苏沐秋可以说给他听的答案入手,跳过了他们之间空白的十年。这是他在比他长了这么多年的人生里学到的技艺,饱经沧桑洗礼,如今成就一份累世的风华洗练。

“不经常了,前几年多些。”苏沐秋如实相告,动容或怀念,烂熟于心,“她很好。”

“她很好。”叶修赞同地重复,烟凑到嘴边,几乎如释重负,“她比我们都好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苏沐秋也说,赶在冷场再次降临之前把话头扔回去,“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?”

叶修张了张嘴又闭上,又张了张嘴,似乎求知欲战胜了难以启齿,“你那边……有荣耀可打吗?”

这放在他们俩之间是个正经事儿,苏沐秋无比严肃,“自然是没有的。”

叶修是此时此刻才露出了一个真正的、可称为悲痛欲绝的表情:“哦,那真是……太惨了。”

他们对视了一会儿,开始一起笑。

这么多年来他朝思暮想,终于有了这个笑的机会。

 

叶修记得他刚认识苏沐秋的时候,一个才中学毕业,一个压根儿没上学,在同一个网吧打游戏,成天低头不见抬头见,臭味投得不能再投。后来顺理成章地合伙租房子,找活,他把他眉眼初露日后芳华绝代的妹妹从孤儿院接过来,两个大男孩拉扯着一个小女孩长大。他们忙活过日子,没时间谈彼此的感情,心照不宣,以为还来日方长——来日方长,他们那时竟然还这么想过。

 

“欸,我说你。”叶修又扔掉了那根没抽两口的烟,向苏沐秋走近了一步,“你以前从不来看我,怎么这次突然想起要来看我?”

苏沐秋不动,安安静静地看着他,看他风尘仆仆,看他试图越过时空阻隔,触摸到他臆造出来的幻境的实体。“这次不一样。”他回答,在一步之外,不动声色,“这次我必须回来一趟,然后……”

叶修停了下来,看清他的眼角眉梢,干净得脆弱。明明那么逼真。“然后你就会走了。”

苏沐秋伸出手来,在他肩上很轻很轻、甚至无重量地捶了一下,“决赛加油,好好打。”

说完他望着他笑,没急着离开,大概知道他有话未了。叶修斟酌着词句,抱着绝望的希冀,希冀总有些什么能让他想要留下。

“我觉得……”他最后这么说,“我还是挺想你的。”

苏沐秋还是望着他笑,“那就想我呗。”

叶修眯着眼,口气很淡,岁月磨平了这句话该有的声嘶力竭,“还有,我还是爱你的。”

苏沐秋笑得更开心了,“那就爱我呗。”他终于错开他的阻挡,越到了叶修的另一边去,看不出分毫留恋,圆满了一切诀别,“想爱的时候就爱,然后再把我放到一边,好好生活。”

叶修转过头,看他形单影只,从自己指划的那一块青山绿水走来,走到自己身边,最终走向这雾气掩埋的未知路途。“你还会不会再来?”

苏沐秋只停了一下,回头看了他最后一眼,摇了摇头,又继续向前走去。

叶修吸了口气,不再逼自己目送。原来过了这么久,他还是知道心痛的。

 

梦境已歇。

他与他背道相驰,前往另一个方向,掏出下一根烟叼在嘴里。烟雾缭绕真实可靠。

或许黎明将至。

 

End

“可惜世上唯有烟,热吻足我十年。”

评论
热度(64)
  1. 木舟成说忽见客来花下坐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花御堂忽见客来花下坐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挺治愈的,也挺至郁的。。。

© 花御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