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韩张][ABO]不可说 60(终!于!完!结!啦!

卧槽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!激动的下楼跑三圈啊!!

皇飞雪+飞雪连天。:

强迫症,就是不凑齐整数章节不想完结。

强迫症,就是特别想开头和结尾能照应。

于是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,请让我再度感谢导致这篇文诞生的神一般的AD太太,

虽然我很不想告诉你们我最初动笔只是想换四张明信片的黑箱而已……

然后竟然就勤勤恳恳努力奋斗地写了三个月?!(不,只是手残。

不过!此时此刻!

为了首尾呼应,还是让我偷米米地PO张AD太太的信息素

只给你们看这么一米米!哼!其他的就本子里再见啦!




60.

从二十岁上因误交损友被人一直叫老韩,乍听见有人一本正经地喊小韩就不习惯。

但其实在漫长的人生副本面前,二十多级的他可不就是个小韩么,还水得很,没什么技能。跌跌撞撞,磕磕绊绊,不得要领地一往无前。

人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,接下来几十级要怎么升,看似老韩其实还是个小韩的男人也没想好;一路上遇见的人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等到练成地球ONLINE满级,就这样不顾伤害地冲到终点,走过万千风景,这时回头望去,最后陪伴在身边的人会是谁?

感到迷茫的时候突然天上掉下来个张新杰,好像兜头给他罩上了名为家的房子,儿子骑在脖子上拽着他的刺头,一拔一拔地给他刷血。

这个Omega我曾见过的。


小韩,你也不要怪我们总是不放心你,或者说,不放心你们。

家里就这一个独苗,这么年轻就决定了以后的路怎么走、和谁一起,我们担心,生怕他选错了,那也是人之常情。

新杰什么都好,就是认准了不回头的犟劲,谁也拿他没有办法。你肯定也知道,他做事情讲究条理,追求完美,总是希望能把一切都考虑得面面俱到,就特别容易把自己给绕进去。

你们俩这事儿,从一开始就乱了,我们总怕他一团乱麻把自己缚住,最后能够脱身的活头还不在手里,不知道给绕哪里去了。包括你们到现在说不知道有没有标记成,这就我们人生经历里听闻的情景,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。有还是没有,当事人本身应该非常清楚才对。所以我们总是担心,你们会不会在倒错的顺序里,遗漏了最为重要的部分。


韩文清拎着儿子的手走在回家的路上,冷不丁就想起早上见岳父母时的情况,二老语重心长的一番话说得他有点背脊发毛,总觉得好像自己不是明媒正娶,而是抱薪救火最后被捉奸在床。不过这时候见过那一对干柴烈火瞎闹腾的劲,再转头来冷静想想,觉得长辈的话有时候也不无道理。

老韩自己本身出来工作的早,虽说不是没人追求过,但自个对爱情真是糙到极点的不上心,简单来说,没空去想,没看过几部恋爱电影,也当然没看过爱情书籍,实战经验也少得可怜,这时候让他举例别人是怎么恋爱的,他最多也只能举举老林和方锐的奇葩例子。

介于刚刚留下的心理阴影,他把这俩人从名单里剔除掉,转而打了个电话给张佳乐,劈头就是一句:问你个事。谈恋爱一般来说首先干什么?

对方僵直了三秒,激动的话语立刻噼里啪啦手雷似的砸过来:那还用问?当然是表白啊!表白!!

表白有那么重要?

那当然!爱的弹药专家理直气壮地回答,那一句话可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附加魔法属性。当然,只针对特定攻击对象。怎么着了,韩队你不会没跟人表白过吧?那你的人生一定不完整。

老韩心想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,制止了他的夸大形容:没你扯那么玄幻。

啧!我怎么玄幻了!我一直都很实事求是脚踏实地!这事儿天经地义,表白过的人都知道,没表白过的人没有发言权。

好吧,你当年怎么表白的,有这效果。

我看你技术不错,要不要来个组合?

叫啥,小清新吗。


韩文清在敦促下仔细思考了他恋爱的全过程,的确没有发现那种明确的像在电视剧里演的那样,认真说过一遍我喜欢你和嫁给我吧。但他又觉得自己的意思已经足够明显,他知道张新杰也明白这一点,而实际上对方也的确为此做出了回应。

不过,既然的确没有按流程经历这一项,那就有完成的必要性。也许自个不在意,但到了张新杰那,问题可能会呈几何状增大。韩文清倒没觉着自己会怕和人表白,三个字四个字,爱了就爱了,说了就说了,答应不答应是个痛快;再说他打算要说的这人,其实早就答应了。

不过魔法什么的都扯淡吧,他皱着眉想,张佳乐的话听一半信一半。转头在儿子身上试验一下,揉着小脑袋皱着眉说了句“儿子,我爱你”,就看小家伙黑眼珠子立刻变得亮亮的,凑上来贴着脸吧唧一口啃了满脸口水,又软又糯。

还真挺灵验。

这感觉有点上瘾,于是又说了一次,可这次儿子显得很纠结地搓着衣角,认真思考了之后一本正经地回答:大大,你是个好人。

——看来也不是回回都灵验。不知怎么的突然紧张起来,感觉竟然有点缩,忍不住双手拍了拍脸,想象着对张新杰说出这句话时会出现怎样的回应和表情。想象他站在自己跟前,贴在呼吸相融的极近距离,视线刚好可以看见他低垂着的眼弧,遮掩了一半的瞳仁轻易就能吻上去。一个字,一句话,哪里够把这么多的感情,全都传递、镌刻到最深处的心底。

这么想着一不留神,听着儿子拽着衣角叫“大大、大大”的时候才反应过来,一抬眼,脑海心里都惦记着的人就像是被思念具现化一样、凭空出现在面前,看着他微微露出笑容。

你回来了。

刚刚还一直在考虑的剧本这时候没了踪影,反应过来时已经顺势一扯,把人兜怀里抱着,舍不得放开。

怎么出来了。身体感觉还好?

嗯。我觉得你和奇英好像快回来了,所以……

好像所有的期冀都实现,所有美梦都成真,只要双臂还能拥抱这个人,感受到他温暖的体温,笃实的心跳,我就能够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,去到任何我想要抵达的地方。

一路上打算好了、觉得随时都可以坦荡出口的话语头一次出现了阻滞,并不是因为不坚定或是不确信,相反,太笃信了,太清楚了,唯一的对象,唯一的请求,唯一的答案,反而无法顺利说出,他知道这一次可不是简单的“你知道就行”,对方的回应担负着一生的交托。而答案是恒定不转的,每个字里都蕴含千钧的重量。

但并不觉得沉重,嘴唇细微的、只有自己才能知道的轻微发抖,透出澎湃的渴望,仿佛大浪淘沙,卷起千堆雪,而他始终就在那里,未曾改变。


张新杰走得有点急。身体的不适并没有缓和;比平常要高的步速让额头盈出一层薄汗。但不知为什么,好像有什么在心底生根,撑开跃动的罅隙,冒出一丝翠色的新芽,催促着,骚动地生长着,像某种焦渴的症状;又在看见远处大手牵小手的两人缓步走来时陡然安定。莹亮的眼神迎上对方的视线里的倒影,里头有什么毫不掩饰,奔涌而来。

一瞬间听见了许多巨大的声音,被浪潮扑了满身,铺天盖地涌入心扉,像暌违的温柔怀抱,跌跌撞撞地相拥,跌倒在柔软的沙滩上,望着广淼碧蓝的无垠。属于他的一切扑面而来,细微的触动,心底的和弦,那些珍藏的故事,坦荡的情感,都像一望无际的大海和蓝天,毫无伪饰地以最为纯粹的姿态,展现在彼此眼前。

啊啊,是这样啊,这样的话的确,任谁都能立刻明白。

你想过吗,在这世界里最简单也最无解的命题:

说到底,什么才是标记?


在情感的漩涡中打转的人稍稍错开一隙,又交互抵住额头。像是屏息得久了,探出海面时难免喘息。巨浪打翻了所有的后路,能够返回的船只沉没,指示方位的海图消失:以后的道路,无论是低谷还是高山,只有你我共同扶持;以后的方向,无论是近路还是绕远,也由彼此共同决定。

真的一瞬间就知道了,他郑重思考的未来,尚未出口的话语,始终相伴的期待,一人份的,两人份的,重叠的部分变成闪烁的贝壳,被小心地捡出,珍而重之地排列在一侧。

不知道相互间看到了什么,两人的脸都红了一隙,赶紧分开——又舍不得离开太远,每一寸皮肤都长了钩子,黏得扯开了就痛;只好一边一个抓过儿子的白嫩嫩的小爪子,亦步亦趋地牵着向前走。

小奇英很高兴,抓着两人的手往上撑:爸爸大大!我要玩那个、荡秋千!

两人相视一笑。手腕同时用劲,把那小小的身体向上提起。双脚悬空,随着足够支撑他重量的双臂,像攥紧秋千架上的铁钎,向前荡开,又无比安稳牢固地扯回来。

哇——

小小的宋奇英兴奋地大叫。天空在眼中变成一小块画板,摇摇摆摆地泼满温馨的颜色——宽博的湛蓝与温柔的夕红,糅汇一处,交错成漫长延续的霞光。

好像只要有这两个人在,我就能飞起来。


这感觉有点像漫长的迷宫里兜兜转转,绕了很多远路终于觅到出口后,看见图纸上标出的最近通关距离时的恍然和懊恼。

原来是这样的啊。

……那时候不让我摘眼镜原来是在想这个啊。

……妈的。

老韩扶额,太耻了,跟把身子里外翻了个面似的,在太阳下滋溜溜地烤,还不忘撒点孜然。

你别看了行吗。

不行。

卧槽,想啥都能知道这以后日子该怎么过,难不成如果今天想要来点情趣PLAY,还在办公室对方就知道了,冷静严肃地打个电话来叮嘱认真上班,晚饭自理,门都没有,不要瞎想。

张新杰低着头笑,心知肚明。没关系,糟糕的事情谁没想过呢。

总不会你也想过,韩文清突然有点好奇。

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一点。

我看看行吗。

张新杰连回答也一本正经,

我说过,没什么不能给你看的。


等等?

原来[哔——]之后是想要[哔——]吗?

嘴里说是[哔——]其实是[哔——]最好希望变成[哔——]?

原来[哔——]与[哔——]以及[哔——]各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?

为什么还有我被[哔——]这么[哔——]的[哔——]?

还好吗我便是没有料到这竟然是你的脑?!

欣然应邀观看的老韩世界观受到了冲击,他又一次审视了身旁穿得周周正正不露肉,袖扣通常都扣上的青年,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。

后者脸晕红了一整圈,有些尴尬地探身下去,把奇英抱起来挡着对方过于直白询问的视线。但即使视线能够遮挡,无法遮拦的思绪也仍如潮水汩汩而至,澎湃罅动地听见回音。

我必须声明,很多时候思考本身并不具备理智和逻辑性……

老韩咳了一声,他快要绷不住脸,但还偏偏满怀期待,身体里的热度被限制级的部分撩得厉害。他们都察觉到哪里似乎不妙,上头下头,酸胀的甜。

……下次试试?

……找个有休假的日子吧。


当然没有拒绝。心头那点雀跃随着家门钥匙碰撞在一起的吭啷声响,又淡入寻常,变得天经地义,历久弥新。

老韩一面抽着有些发涩的钥匙转着锁孔,眼到底盯着他们那天一起贴好的红彤彤满是喜庆的春联,以平常少有的仔细音调斟酌着开了个头,

“新杰,我——”

手背被覆盖住了,交错的手指一起用力,感受到皮肤下跃动着的、属于他的,始终平静而淡然的欣喜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钥匙的凹槽跟锁芯铜柱一致扣紧,两两相印,转子持平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门开了,春天涌进来。


FIN.







韩张/ABO《不可说》

天窗地址    预定地址

再透露一下:

预定拍付及通贩拍付、场贩前多少名(我还没定)会有特典。

特典是……韩张的结婚请柬。其实图,你们已经看到了(一米米)。


评论
热度(1209)

© 花御堂 | Powered by LOFTER